<li id="uhoys"></li>

    <small id="uhoys"></small>
    1. <progress id="uhoys"><code id="uhoys"></code></progress>
      1. <ruby id="uhoys"></ruby>

        毛澤東與上海解放前后的統一戰線
        發布時間:2019-06-03
        來源: 浦江同舟微信公眾號
        【字體:

        編者按:今年是上海解放 70 周年,也是新中國成立 70 周年。70 年前,在黨中央正確領導下,華東局和上海市委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充分發揮統一戰線法寶作用,團結各階層人士合力做好城市接管和建設工作。

        近日,市委統戰部專門編印了“統一戰線與上海解放——紀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論文集,邀請有關專家學者撰寫文章,在回顧我黨解放上海、接管上海、建設上海方面重大成就的同時,對檔案史料進行仔細梳理,就當年上海統一戰線的特點及發揮的重要作用進行了深刻闡述,為今天的統戰工作提供了寶貴經驗。

        即日起,同舟君將選登其中的數篇文章,與讀者分享。

        上海,作為當時中國和亞洲最大的城市、中國最重要的工商業中心,為中外所矚目。1949年4月,人民解放軍以排山倒海之勢,強渡天塹,摧毀了國民黨軍隊的長江防線。黨中央、毛澤東及時地把解放、接管、管理上海提到議事日程。上海解放初期,黨中央、毛澤東又對把上海改造為社會主義的新上海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決策。

        1.吸收黨外人士參加工作

        1949年4月7日,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致鄧小平、饒漱石、陳毅電,指出:“上海民主建國會主要負責人黃炎培、章乃器、盛丕華、包達三、張絅伯、施復亮等已到北平,表示向我們靠攏。他們是上海自由資產階級的代表。我們認為,接收及管理上海如果沒有自由資產階級的幫助,可能發生很大的困難,很難對付帝國主義、官僚資本及國民黨的強大的聯合勢力,很難使這些敵對勢力處于孤立。這件事,你們現在就應開始注意。因此,請你們考慮,是否有必要在沒有占領上海以前,即吸收他們參加某些工作。而在占領上海以后,則吸引更多的這類人物參加工作。”

        肯定上海召開各界代表會議

        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代表會議(后改稱為上海市第一屆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于1949年8月3日舉行。8月26日,毛澤東為中央起草復華東局電:“現在你們已在上海開了一次各界代表會議,收到了良好效果”,“中央看了,極為高興”。經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和華東軍政委員會批準,自1950年10月16日市二屆一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起,市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代行上海市人民代表大會的職權。至1954年8月,共召開三屆上海市各界人民代表會議,均以解決當時的重大政治任務為中心內容。每屆黨外人士都占一定比例。如第三屆910名代表中,黨外人士383人,占代表總數的42.1%。11月24日,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復華東局電:“上海第二屆各界代表會應選出四十人左右的協商委員會。其職權為在各界代表會閉會期間向市政府提出建議案,并為下屆各界代表會準備議程及議案。” 12月5日,市一屆二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根據中央人民政府《市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組織通則》規定,會議通過成立市各界人民代表會議協商委員會(簡稱市協商委員會)。市協商委員會為市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的常設機關。市協商委員會推選產生常務委員會,并設立若干專門委員會,負責處理日常工作。1949年12月—1955年5月,市協商委員會共歷3屆,在這3屆委員中,黨外人士都占65%以上;在常委和副主席中,黨外人士也占半數或半數以上。先后擔任副主席的有胡厥文、劉鴻生、金仲華3人。

        要求安排黨外人士擔任華東軍政委員會職務

        1949年10月12日毛澤東致電話陳毅:“請邀集劉曉、粟裕諸同志擬一個華東軍政委員會的名單草案,黨員占半數多一點,黨外民主人士占比較少數,共約三十人左右,于明(十三)日交我為盼。” 1950年1月華東軍政委員會在上海成立,黨外人士馬寅初、顏惠慶和盛丕華先后被任命為副主席,胡厥文、蕢延芳、陳巳生、吳蘊初、劉鴻生、沈志遠、包達三、冷遹、丁超五、謝仁冰、陳望道、王蕓生、吳有訓、吳耀宗、金仲華、張元濟、榮德生、鄧裕志、羅家衡、孟憲承20人被任命為委員。有13人擔任部、委、局領導職務,其中陳望道任文化部部長、孟憲承任教育部部長、沈志遠任參事室主任,蕢延芳任生產救濟委員會主任。

        任命盛丕華為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1949年12月2日,經周恩來提名,毛澤東親自簽發了任命盛丕華為上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長的通知書。盛丕華(1882—1961)時任中國民主建國會總會常務理事。1952年12月又增補無黨派人士金仲華為副市長。1955年2月,市人大一屆二次會議根據《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委員會組織法》,決定將市人民政府改為市人民委員會,市人民委員會既是人大的常設機構,又是上海市國家行政機關。會議選舉市長、副市長及市人民委員會委員,盛丕華、金仲華繼續當選為副市長。1957年1月市人大二屆一次會議增選榮毅仁、趙祖康為副市長。

        提出上海解放后“設立某種咨詢機關如參議室”

        毛澤東1949年4月7日的電報中還指出: “如果允許他們參加工作,采取何種方式為宜,設立某種咨詢機關例如參議室之類是否適宜,請考慮答復。” 1951年3月,根據《上海市人民政府暫行組織條例》的規定,市政府設置參事室,它是一個具有咨詢性、統戰性的機構側重于安排在民主革命時期與中共合作有一定貢獻的人士、原國民黨高中級人員以及資歷較深、在社會上有一定影響的專家、學者等為市政府參事。

        上海解放初期,由于華東局、上海市委認真貫徹落實毛澤東關于吸收黨外人士參加工作的指示,有效彌補了管理上海這一大城市在許多方面經驗的不足,團結和帶領各方面的社會力量克服困難、為建設一個新上海而共同奮斗。

        2.要求各級領導人多和

        黨外各界人士接觸并率先垂范

        1949年9月2日,毛澤東就關于必須維持上海統籌全局問題致電饒漱石:“各級領導人多和黨外各界人士接觸,如像陳云此次找各界代表人物談話、你找三個舊職員談話那樣,探聽各界氣候,將具體問題向他們請教及交換意見,而不是泛泛的交際性的接觸。”

        毛澤東要求“各級領導人多和黨外各界人士接觸”,“而不是泛泛的交際性的接觸”,就是要各級領導人多和黨外各界人士廣交、深交朋友,特別是要交摯友、諍友,認真聽取他們的意見,以改進黨和政府的各項工作。這方面,毛澤東為全黨作了表率。

        毛澤東與宋慶齡的交往

        圖片.png

        毛澤東與宋慶齡1893年同年生,毛澤東尊稱宋慶齡為“親愛的大姐”。長期的戰斗歲月,培養了他們革命的友誼。1949年6月19日,毛澤東致信宋慶齡:“重慶違教,忽近四年。仰望之誠,與日俱積。茲者全國革命勝利在即,建設大計,亟待商籌,特派鄧穎超同志趨前致候,專誠歡迎先生北上。敬希命駕蒞平,以便就近請教,至祈勿卻為盼!” 通過這封信,毛澤東既簡約明晰地表達了邀請宋慶齡赴北京共商大計之意,又以最高的規格表達了對宋慶齡的敬重。6月25日,連同6月21日周恩來致宋慶齡的信,由鄧穎超、廖夢醒自北平專程到上海呈送給宋慶齡。8月28日,宋慶齡由鄧穎超、廖夢醒陪同到達北平。毛澤東、朱德、周恩來、林伯渠、董必武等50余人到火車站迎接宋慶齡。9月30日,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毛澤東當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宋慶齡當選為副主席。

        毛澤東與黃炎培的交往

        圖片.png

        從解放前夕至1965年黃炎培逝世,毛澤東、黃炎培交往密切,經常通信。1949年8月24日,中國民主建國會發表對美國白皮書的聲明,毛澤東當天給黃炎培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說:“民建發言人對白皮書的聲明寫得極好,這對于民族資產階級的教育作用是極大的,民建的這類文件(生動的積極的有原則的有前途的有希望的),當使民建建立自己的主動性,而這種主動性是一個政黨必不可少的。” 毛澤東接到黃炎培的復信后,隨即又于26日致信黃炎培:“民建此次聲明,不但是對白皮書的,而且說清楚了民族資產階級所以存在和發展的道理,即建立了理論,因此建立了民建的主動性,極有利于今后的合作。”信中的精辟論述,至今仍有重大現實意義。對于解放初期的鎮壓反革命,黃炎培認為“鑒于抗美援朝期間匪特的猖狂橫行,黨中央糾正前一時期出現的‘寬大無邊’的偏向,鎮壓反革命這個嚴厲的趨向,是客觀條件的要求,是合乎需要的。但需要將法令當作一切的根據,尤其要注意一個‘準’字”。他并提出“鎮反工作已經相當徹底了,今后不需要嚴厲了。”這一意見,并非完全正確,但他能坦率忠誠地對中共提出諤諤諍言,是十分難能可貴的。毛澤東立刻給他寄去糾正寬大無邊的情報兩份,并給他寫信說:“這兩處是最典型的例子,其他地方不如此兩處之甚,但也大體相去不遠,引起群眾不滿,極為普遍。”

        毛澤東與榮毅仁的交往

        圖片.png

        榮毅仁(1919—2005)是我國民族工商業者的杰出代表,1993年當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1950年6月,榮毅仁作為特邀代表列席了全國政協一屆二次會議,并參加了毛澤東在中南海頤年堂舉行的宴會。這是自新中國成立以來,榮毅仁第一次見到毛澤東。當榮毅仁等來到時,毛澤東在門前熱情迎接他們。毛澤東握住了榮毅仁的手,親切地說:“榮先生,歡迎你!” 宴會中,毛澤東鼓勵榮毅仁等人說,要為人民做好事,一貫地做下去。做好事越多,越有名譽。替人民做好事越多,人民的獎勵也越多,人民是不會忘懷的。1952年,榮家的企業在“五反”中也發現了個別問題,薄一波和陳毅經過反復商量,定為基本守法戶。毛澤東知道這個意見后說:何必那么小氣!再大方一點,劃為完全守法戶。這個“標兵”一樹,在上海以至全國各大城市產生了很大影響。

        統戰工作的本質要求是大團結大聯合,而聯誼交友是統戰工作的重要內容和重要方式。毛澤東廣交深交朋友的事例,為全黨樹立了榜樣。研究上海解放后的統一戰線史,可以發現,中共上海市委歷屆領導人都繼承了這一優良傳統。

        (作者:殷之俊 上海市委統戰部辦公室原主任、上海市統一戰線理論研究會原常務理事)

        超碰97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