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uhoys"></li>

    <small id="uhoys"></small>
    1. <progress id="uhoys"><code id="uhoys"></code></progress>
      1. <ruby id="uhoys"></ruby>

        【上海解放70周年】解放初期中共統戰工作影響下的上海工商界
        發布時間:2019-06-21
        來源: 浦江同舟
        【字體:

        編者按:今年是上海解放70周年,也是新中國成立70 周年。70年前,在黨中央正確領導下,華東局和上海市委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充分發揮統一戰線法寶作用,團結各階層人士合力做好城市接管和建設工作。

        近日,市委統戰部專門編印了“統一戰線與上海解放——紀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論文集,邀請有關專家學者撰寫文章,在回顧我黨解放上海、接管上海、建設上海方面重大成就的同時,對檔案史料進行仔細梳理,就當年上海統一戰線的特點及發揮的重要作用進行了深刻闡述,為今天的統戰工作提供了寶貴經驗。

        1949年5月27日,上海全境解放。上海解放初期,團結、聯合工商界作為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的重要內容之一,統戰工作主要圍繞宣傳黨的工商經濟政策、慰勞人民解放軍、組建工商業團體等方面開展。

        一、新政府宣傳黨的工商經濟政策,與工商界交朋友,起到互相信任、互相合作的作用。

        上海解放后,人民政府與工商界最早公開接觸是6月2日在外灘中國銀行四樓舉行的茶會。市長陳毅、副市長潘漢年等出席,工商界出席的有:王志莘、郭棣活、榮毅仁、陳巳生、徐永祚等80余人。陳毅在會上闡述了人民政府的工商政策,他說:“遵奉毛主席發展生產、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的原則,(我們)腳踏實地、努力做去,希望產業界(即指的是工商界)人士通力合作,建設新中國。”他說愿意傾聽產業界的建議。工商界人士胡厥文、蕢延芳、劉靖基、俞寰澄、經叔平等13人在會上先后發表意見,大意是:上海工商界過去受不正確宣傳蒙蔽,對共產黨確實抱有相當疑懼。自從《商報》刊載中共各項工商政策以后,始獲了解。上海解放,證實了各項工商政策。于是改變過去疑懼心理,滿懷希望,深信產業界必定會真誠擁護人民政府,隨時隨地作出貢獻。

        圖片.png

        6月25日,新政協籌委會和全國婦聯一行70余名代表由北平抵滬。抵滬的人員中有黃炎培、陳叔通、盛丕華、包達三、張絅伯、吳羹梅等。他們受到上海市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關注。7月4日,工商界100多人在紅棉酒家歡迎招待。新政協籌備委員在會上報告了政治、經濟方面形勢和發表自己的見解。

        圖片.png

        潘漢年

        7月初,市政府由潘漢年負責上海各界成立上海市各界勞軍總會。7月14日,工商界勞軍分會籌備會舉行會議,討論籌募方式及數字,初定以同業公會為單位,分別定指標募集,工商界最低籌集30億元(舊幣)。在7月16日舉行的上海市各界勞軍總會成立會上,陳叔通被推選為主任委員,許滌新、盛丕華為副主任委員。

        上海市勞軍總會下設7個分會:職工界勞軍分會、師生員工界勞軍分會、工商界勞軍分會、青年界勞軍分會、婦女界勞軍分會、文藝界勞軍分會、自由職業界勞軍分會。7月18日,工商界勞軍分會召開成立會議,推舉盛丕華為主任委員、胡厥文、蕢延芳為副主任委員,推定77名委員。

        捐款、捐獻、義賣過程中,工商界推薦代表蕢延芳在上海人民廣播電臺向全市人民廣播。經過一個多月捐獻及義賣,工商界勞軍分會收入達59.8億元(舊幣),占勞軍總會收入87億的68.73%,超出工商界勞軍分會預訂目標30億的一倍。上海工商界向人民解放軍獻出了一份體面的見面禮。

        二、組建工商聯組織得到中央的指示,上海在全國率先組建工商聯組織。

        上海解放前夕,上海工商業經濟比重之大,經濟地位之高,工商業組織、工商從業人員之密集,工商界從業人數之多,是全國其他省份不可比擬的。

        上海解放前,舊政權的工商業市級組織有兩個,一個是上海市商會,另一個是上海市工業會。為什么沒有像工會、學聯、婦聯那樣沿用原來名稱,這是中央對于上海市委的指示,也是決定新中國工商聯組織的指示。

        8月初,在上海市第一次各界代表會議上,工商界代表聯名提議組織工商業聯合會案。這個提案得到中共上海市委重視,市委即致電中央:上海將成立合法工、商業團體。

        圖片.png

        8月7日,周恩來在中共上海市委的這份電報上批語:“以成立工商業聯合會為好。公營企業主持人員也要參加,但不要占多數,以利團結并教育私人工商業家。”這份重要電文雖然是對于上海市工商團體的組建而言,但是它決定著新中國工商團體的組建,決定著全國范圍工商團體組建的名稱、性質,以及公方人員與私方人員的比例,對于新中國工商業聯合會組建、發展有著重要作用、重要影響、重要意義。

        中共上海市委得悉中央回復電文,指派軍管會工商處許滌新負責協調辦理。根據中央指示的要求,工商聯籌備委員會組成人員和國營私營的比例,最終選定的91名籌備委員。

        8月26日下午,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成立會議召開。軍管會首長和市政府有關部門來賓,共計有百余名。潘漢年副市長首先代表人民政府祝賀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的成立,指出:“工商聯籌備會的成立,工商界有了自己的組織,以后可以通過籌備會具體商量解決各種問題。希望籌備會在最短時間內產生正式的工商業聯合會”。許滌新隨之講話,他說:“上海是中國第一大都市。解放以后,政府很快與工商界取得聯系,但因為上海的工商界沒有一個組織,總免不了感到不便。現在好了,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成立后,人民政府與工商界就有了一道橋梁可以親密地聯系起來了。”這是工商聯發揮橋梁作用最初的提法。會議中間,陳毅市長趕來出席并作了極簡單的講話,他說:“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聯合了公私營企業,完全是遵照公私兼顧的政策,希望從籌備會到正式成立聯合會,都能將私營企業的困難和意見提供政府,給政府參考,俾政府能發揮力量,所以希望各業盡量大膽發表意見。”從現在的話形容,陳毅市長的講話是有溫度的。

        三、財政經濟接管委員會接管舊政權上海市商會和上海市工業會。

        接管上海市商會和上海市工業會是上海市軍事接管委員會接管工作的一部分,接管工作是在上海市軍事接管委員會財政經濟接管委員會領導下開展。

        上海解放后,接管工作采用的方針是“穩步前進、量力而行,實事求是”。根據中共中央華東局和市委的部署,整個接管工作分成接收、管理、改造三大步驟。

        財政經濟接管委員會主任曾山是副市長,副主任劉少文兼任華東紡織部部長,非常忙。所以,實際負責財政經濟接管工作的是許滌新。

        從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籌備會組建的情形分析,許滌新自始至終參與其中,而且起到領導、指導,上情下達,下情上傳的作用。

        1949年8月28日,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召開第一次常務委員會會議。會議討論通過設立6個專門委員會輔佐常務委員會工作。這6個專門委員會的接管委員會主任是蕢延芳,副主任張錫昌(中共)、毛嘯岑,委員11人。

        8月31日,上海《商報》刊登消息,標題為“工商聯籌備會明接管舊上海市商會、上海市工業會”。9月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商局發出指令,要求上海市工商聯籌備會接管舊上海市商會和上海市工業會。

        四、上海工商界人士北上參加新政協會議,見證了新中國的誕生。

        1949年9月21-30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北平隆重舉行,參加會議的有46個單位,其中 “全國工商界”有正式代表15人,候補代表2人,正式代表與候補代表之和為17名。

        圖片.png

        10月1日,當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城樓向全世界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陳叔通站在毛澤東主席的一邊,毛澤東的另一邊是周恩來、沈鈞儒。那一刻,盛丕華在日記中寫到這難忘的一幕。

        “1949年10月1日 星期六是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一日。余能躬與其盛,是我一生最為愉快的一日,印象極深,不會忘懷。”

        與盛丕華一起出席閱兵的還有俞寰澄、蕢延芳等人,工商界人士見證了新中國的誕生,參與了新中國的創建,說明了工商界在新中國的重要地位。

        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能夠最先在全國組建,是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在上海這座工商業城市實踐的結果。從工商界舉辦聚餐會、組織工商協會等項活動中,中共地下組織通過與工商界上層人士的接觸,使得工商界人士與中共地下組織逐漸地增加了互相信任。選擇這個時機,組建上海工商業聯合會,不論從協助政府輔導私營工商業,還是恢復數以萬計的企業正常運行,保持社會穩定的意義上說,無疑都為新政權的鞏固和建設起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上海解放初期對于工商界的統戰工作可以作為現階段引導非公經濟健康發展的啟示。

        (作者:王昌范 上海市工商業聯合會原調研員、副研究館員、民建上海市委理論研究委員會副主任)

        超碰97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