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uhoys"></li>

    <small id="uhoys"></small>
    1. <progress id="uhoys"><code id="uhoys"></code></progress>
      1. <ruby id="uhoys"></ruby>

        李濟深:領導民革為新中國的建立而團結奮斗
        發布時間:2019-07-19
        來源: 團結報團結網
        【字體:

        編者按: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人民政協成立70周年。在此重要的歷史時刻,回顧民革和民革前輩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參與新中國建立和建設的歷史,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和極強的現實意義。

        為了更好地重溫民革和民革前輩參與新中國建立的歷史,繼承發揚民革優良傳統,加強思想政治建設,民革中央宣傳部擬編輯出版《民革前輩與新中國的建立》一書,團結報團結網從書中摘取部分內容,近日陸續推出“民革前輩與新中國的建立”專欄,以紀念為新中國建立而竭誠奉獻甚至英勇獻身的民革前輩。敬請讀者關注。

        圖片.png

        李濟深(1885-1959),又名濟琛,字任潮,廣西蒼梧人,民革創始人之一。1949 年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民革第一至四屆中央主席。第一、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第一至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

        1948年12月26日,河北平山縣西柏坡這個小山村已經進入冬天,寒氣逼人。中共中央領導人毛澤東正聚精會神地在軍用地圖前研究戰場形勢,全面謀劃平津、淮海這兩場關乎中國命運的大戰役,全然忘了,今天是他55歲的生日。

        這時,有人為毛澤東端上來一碗熱氣騰騰的面條,毛澤東這才如夢方醒。要知道,在生活極端艱難的西柏坡,面條可不是輕易就能享用到的。毛澤東忙完手頭工作,正準備享用生日壽面的時候,中央統戰部部長李維漢拿著一封電報走了進來。他笑容滿面地對毛澤東說:“主席,好消息好消息啊!民革主席李濟深已經順利離開香港,北上解放區了!”毛澤東聽后,十分高興。要知道,李濟深居于中共邀請北上的香港民主人士名單首位。他的北上,無意中成為了毛澤東生日的一個賀禮。

        圖片.png

        毛澤東由西柏坡到達北平西苑機場,與前來迎接的李濟深(左),郭沫若(中)親切交談。

        反對內戰,籌建民革

        1945年9月,抗日戰爭勝利。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滿懷誠意,到重慶進行和談,雖然和談取得了結果,給中國帶來了和平建國的希望,但內戰的陰云卻日漸濃厚。蔣介石一面召開政治協商會議,一面調動軍隊進攻解放區。

        1946年3月,為了阻止內戰,李濟深決定改變主意,去重慶參加國民黨六屆二中全會。途經廣州時,狄超白向他轉達周恩來的建議:希望他和何香凝等人攜手組建一個民主政黨,呼吁民主政治。這與李濟深的想法不謀而合。早在日本投降前,李濟深便與何香凝、陳銘樞、蔡廷鍇等多次醞釀討論成立國民黨民主派組織事宜,并將組織定名為中國國民黨民主促進會,草擬了政治綱領和組織章程。在得到周恩來的建議后,民促加快了成立腳步,于1946年春正式成立,李濟深被選為主席。

        到重慶后,李濟深不分公私場合,都宣傳和平建國,堅決反對內戰。他接受重慶《新華日報》記者采訪,忠告國民黨內的好戰分子:“內戰實在打不得,一打就要拖下來,把中國搞爛”“抗戰八年來老百姓已經夠苦了,又加上連年天災,飯都沒得吃了”,他呼吁當局“為老百姓著想,馬上停止內戰”“建立一個各黨派聯合的政府”,得到進步力量的熱烈響應。

        1946年6月,蔣介石出爾反爾,撕毀《雙十協定》,發動內戰后,三次電邀李濟深去廬山。李濟深抱著能勸阻內戰的一絲希望,“萬方多難上廬山”。在山上,李濟深兩次見蔣介石,規勸他停止內戰,履行政協決議,蔣介石卻不置可否。李濟深于失望之中離開廬山,行前給蔣介石留下一封19頁的長信,規勸蔣介石遵照孫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為國家民族保存元氣,不要打內戰。11月,蔣介石為了使其內戰、獨裁政策合法化,決定在南京召開由國民黨一黨包辦的“國民大會”,準備通過所謂中華民國憲法。李濟深堅決反對這一加劇國共對立的做法,離開南京到達上海,拒絕參加。

        李濟深在上海四處奔走,接見記者,發表文章,贊同周恩來的聲明,憤怒抨擊所謂“國大”完全是“違反政協決議的假民主會議”,并致函蔣介石說:“此次‘國大’于和平毫無補益。我寧愿留一個超然之身,一旦將來恢復和談時,能夠有所貢獻。”

        圖片.png

        李濟深發函給蔣介石,希望延期召開“國民大會”

        各界民主力量的呼聲,并沒有得到國民黨政權的重視。李濟深繼續思考救國之路。1946年底,李濟深在一個夜晚秘密前往上海新雅酒家,與宋慶齡會晤。李對宋不久前發表的反內戰獨裁、要求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聲明表示完全擁護;宋也對李組織國民黨內民主派公開反對蔣介石獨裁統治的活動示以完全的支持。

        不久,1947年2月,李濟深以回鄉掃墓為名,乘輪離滬轉赴香港,終于擺脫了蔣介石的控制。到達香港后,李濟深的民主活動更加頻繁,更加有力。3月9日,李濟深發表了著名的《對時局的意見》,呼吁“停止內戰,廢除黨內獨裁”,號召國民黨:“每一個信仰總理遺教的黨員,亦應該不客氣的起來,改正黨內反動派的錯誤政策”,而不要“放任聽其錯誤到底,誤黨誤國,弄到同歸于盡”。并提出解決時局的七項主張,引起社會各界強烈反響。國民黨當局惱羞成怒,以“有背黨紀”“詆毀政府”之罪名,于5月將李濟深“永遠開除黨籍”,并登報通緝。這是國民黨第三次開除李濟深的黨籍。

        圖片.png

        李濟深《對時局的意見》手稿

        李濟深利用自己既是民促的領袖,又是民聯指導員的雙重身份,在香港促成建立了民聯、民促南方聯合執行部,并親任執行部主席,實現了國民黨內兩個民主派組織的初步聯合。1947年5月起,他多次邀請何香凝、蔡廷鍇、彭澤民、李章達、陳其瑗、朱學范、陳此生、鄧初民等民主人士在他的寓所聚會,商討建立新的國民黨民主派組織問題。

        經過長時間的籌備和醞釀,11月12日,中國國民黨民主派第一次聯合代表大會在香港召開。1948年1月1日,民革正式宣告成立,明確提出要推翻蔣介石賣國獨裁政權,成立聯合政府。大會選舉李濟深、何香凝、馮玉祥、譚平山、蔡廷鍇等16人為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宋慶齡為中央委員會名譽主席,李濟深為主席。

        帶領民革接受中國共產黨領導

        1948年4月30日,中共發布“五一口號”。5月1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致電民革主席李濟深和民盟中央常委沈鈞儒,指出:“在目前形勢下,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加強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的相互合作,并擬訂民主政府的施政綱領,業已成為必要,時機亦已成熟。”“一切反美帝、反蔣黨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均可派代表參加。”“會議的時間,提議在今年秋季。并提議由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國民主同盟中央執行委員會、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于本月內發表三黨聯合聲明,以為號召。”

        圖片.png

        李濟深

        李濟深積極響應和擁護中共的這一號召。第二天,5月2日,李濟深、沈鈞儒與在香港的各民主黨派代表熱烈討論了“五一口號”,一致表示擁護,認為召開新政協會議,建立民主聯合政府,是我國“政治上的必經的途徑”“民主人士自應起來響應”。5月5日,李濟深又代表民革和其他民主黨派領導人共同署名通電全國并致電毛澤東,說“五一號召適合人民時勢之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

        由于李濟深地位特殊,很多勢力都想借助他維持自己的利益。1948年6月,國民黨政府外交部長宋子文到香港與李濟深面談,希望與之合作,在廣東另組政府,替代蔣介石政府,直接與中共談判,被李濟深拒絕。1948年秋,美國副總統華萊士派遣曾任南京政府建設委員會秘書長的蔡增基專程來港,想說動李濟深出面組織一個新政府,由美國給予支持,代替蔣政府,由李濟深出面與共產黨談判,實行“劃江而治”。李濟深表示:“中國應該統一,劃江而治是將中國分裂”,會造成“內戰永無寧日,大好形勢任人擺布,萬萬不能”。李濟深還對蔡說:“作為朋友,歡迎以后有往來,但如談此類事,則不必來了。”后來,美國總統還派一個記者身份的人找李濟深,再次提成立“第三政府”的事,同樣遭到堅決拒絕。

        1949年1月7日,李濟深北上不久,新桂系三巨頭之一黃紹竑帶著李宗仁、白崇禧給李濟深的親筆信趕往香港,意欲請李濟深到武漢“主持大計”,打算聯合李濟深與共產黨“劃江而治”,結果撲了個空。

        李濟深離開香港前,民革內部對“接受共產黨領導”的問題存在爭議。李濟深到達解放區后,就這一重要問題作了明確的表態。1月8日晨,李濟深與朱學范談話,說:“我既下決心來到了解放區,這一行動就表明了擁護由中國共產黨來領導新中國。其實,反帝反封建也好,一邊倒、反對第三條道路也好,核心問題是接受共產黨的領導。革命的三民主義與新民主主義原則是一致的,但要付諸實行,全國也要步調一致,顯然這也要接受共產黨的領導。”

        1949年元旦,香港《華商報》發表了李濟深題為《團結建國》的元旦獻詞:“最近的將來,包括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和無黨無派的民主人士的新政協一定召開,從而訂定一個照顧各階層利益,促進各階層合作的共同綱領,全國同胞就在這一共同綱領之下埋頭苦干,努力建國!”“我們的團結建國,必然使得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突飛猛進,使得全國同胞逐步生活于安定繁榮的環境中。”一切民主陣線的朋友、愛國的人士,“都應該各各準備以其知識能力”,“為建立一個民族獨立、民主自由、民生幸福的新中國而奮斗”。獻詞發表后,獲得了海內外各界人士的好評,起到了鼓舞人民與反動派決裂并為創建新中國而奮斗的積極作用。

        1949年1月22日,李濟深等55名到達解放區的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的代表聯合發表了《我們對時局的意見》:“在人民解放戰爭進行中愿在中共領導下,獻其綿薄,貫徹始終,以冀中國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獨立、自由、和平、幸福的新中國之早日實現。”

        2月3日,李濟深致電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表示愿以自己的一切言論和行動密切配合中共的政策和主張。此后,李濟深一如既往,都堅定不移地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3月25日,毛澤東率中共中央從西柏坡來到北平,民革中央主席李濟深和各民主黨派領導人前往迎接。

        聯合提出新政協一號提案

        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隆重舉行,這是開國之會、立國之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此誕生。會上,李濟深代表民革鄭重表示:完全贊同人民政協籌備會向大會提出的政協組織法、政府組織法、共同綱領的草案,因為“這個草案的基本精神和全部內容正是中國人民近百年來艱苦奮斗追求實現的目標,更與我黨創始人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理想完全符合”。

        這次會議上,李濟深和郭沫若等44人聯名提出了《請以大會名義急電聯合國否認國民黨反動政府代表案》。這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歷史上的第一號提案,向世界宣布: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真正代表中國人民意愿的會議!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產生的中央人民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的政府!國民黨反動政府無權代表中國人民!提案獲得全體代表一致通過,交由中央人民政府執行。11月15日,中國外交部部長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致電聯合國,鄭重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為唯一能代表中國人民之政府。國民黨政府已經“喪失了代表中國人民的任何法律的與事實的根據”,要求取消其繼續代表中國人民參加聯合國的一切權力。

        新政協第一號提案的實施在國內外產生了重大的政治影響。盡管由于美國把持著聯合國,拖延了22年才接受了新政協一號提案要求,但是,它已經向世界表明:新中國成立了!中國人民當家作主的時代已經來臨!占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不但站起來了,而且將以自己的力量為世界的和平與發展作出貢獻!

        圖片.png

        李濟深騎馬節油

        為新中國事業嘔心瀝血

        9月30日,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毛澤東當選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李濟深等當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

        10月1日,李濟深與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宋慶齡、張瀾等共同登上天安門城樓,出席了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典禮。

        圖片.png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前右一)、李濟深(前右二)在天安門城樓上。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在《共同綱領》的指導下,民革積極參加國家管理,李濟深擔任多個重要職務,他率領民革積極參與國是討論,在恢復國民經濟,安撫起義軍政人員、文化保護、外交事務、抗美援朝、促進祖國統一等方面作出了貢獻。

        1949年12月,全國政協會議討論《1950年度全國財政收支概算草案》,李濟深在會上贊同這個概算草案,同意發行公債,希望大家努力完成認購公債的任務并超過規定數額。隨后,民革中央舉行會議,發表了擁護1950年度全國財政收支概算和發行人民勝利折實公債的聲明,號召各地分會或分會籌委會協助人民政府推銷人民勝利折實公債,李濟深與譚平山、蔡廷鍇、蔣光鼐等16人購買了1496份,用實際行動支持國家的經濟政策。在李濟深等民革領導人的帶領下,廣大民革黨員也各盡所能認購公債。

        根據《共同綱領》,正確處理好公私關系和勞資關系是發展生產、繁榮經濟的重要前提條件。1950年5月1日,中共中央發布了慶祝五一勞動節口號,要求貫徹公私兼顧,勞資兩利,調整工商業的方針政策,并號召工人階級聯合民族資產階級,協力渡過暫時困難。李濟深在全國政協一屆二次會議上指出:“自去年人民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以來,中央人民政府致力于共同綱領之實現,在軍事、政治、外交、財經等工作上,都獲得了巨大成就。”他敬告城市的工商業者們:“但不遵行政府法令,仍肆其投機倒把、破壞金融、擾亂市場、流毒社會的所謂工商業者,亦必須予以應得之處!”最后,他代表民革向全會建議:接受財經、外交及土地改革各方面的報告,建議政府采擇實行,還代表民革中央“對于毛主席和中共中央正確領導,表示衷心感謝與愛戴,并號召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全體同志為全會決議的實現而奮斗到底”。

        民革在策動國民黨軍政人員起義方面取得了成績,為新中國的建立作出了一定貢獻。如何改編、改造這些起義的國民黨官兵,如何安撫和安置舊國民黨軍政公務人員,成為擺在新政權面前的迫切問題。李濟深領導民革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積極發揮自身優勢,在安撫和安置起義軍政人員方面作了不懈努力。

        民革對新中國的作用,還主要體現在利用其廣泛的歷史和社會關系,團結、教育和改造民族資產階級,協助黨和政府完成各項任務和計劃。

        作為民革中央主席和全國政協副主席,李濟深密切聯系社會各界人士,做了許多工作。新中國成立初期,許多著名畫家沒有工作,生活窘迫。李濟深向毛澤東主席作了報告。他說,國畫是我國特有的傳統藝術,是我國寶貴的文化遺產,是國粹,應該扶持中國畫的發展。1957年,中國畫院在北京正式成立。1951年,李濟深寫信給文化部部長沈雁冰,提出在北京成立棋藝研究社建議。1952年,北京棋藝研究社成立。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7月5日,李濟深在北京人民廣播電臺發表《反對美國的侵略行為》的講話,并主持召開民革中央常務委員會,派中央常委許寶駒參加“全國人民反對美國侵略臺灣、朝鮮運動委員會”。1951年6月,李濟深領導民革成立了抗美援朝捐獻委員會,還支持兒子李沛鈐報名參加了中國人民志愿軍。李濟深親自出席了民革抗美援朝捐獻委員會舉行的座談會并講話,并帶頭認捐,將自己在香港的一所房子賣掉,款項全部捐獻。僅5天時間,15億元的捐獻目標就已超額完成。

        新中國成立后,李濟深一直把實現祖國統一,當成民革和他自己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他經常勉勵民革成員,要為實現祖國統一,振興中華作出貢獻。李濟深與國民黨有幾十年的歷史關系,在臺灣的軍政人員有很多人是他的同事和部屬。因此,他特別關心去臺的國民黨人士的前途和命運。1956年1月,政協二屆二次會議召開,周恩來總理在《工作報告》中提出“爭取和平解放臺灣”的主張。李濟深不但擁護這一主張,還主動向中共中央表示:如果有需要,臺灣當局準許,他可以親赴臺灣做蔣介石先生的工作。在民革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李濟深建議就和平解放臺灣問題作出決議、發表《告臺灣軍政人員書》。在李濟深的主持下民革成立了民革中央和平解放臺灣工作委員會。這個機構成立后,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1959年10月,李濟深已重病在身,但他仍念念不忘祖國的統一大業,寫下了“我與人民宏愿在,及身要見九州同”的詩句。他愛國情深,臺灣的和平解放是他至死不渝的愿望。

        李濟深為民革的事業嘔心瀝血,殫精竭慮,作出了卓越貢獻。直到去世前夕,他還強調民革一定要接受共產黨領導,走社會主義道路,這是民革本身歷史發展的自然歸宿,猶如江河之歸大海。又說,我們對共產黨提意見,發揮監督作用,“態度必須誠懇,用詞不可過激”,長期共存、互相監督方針既經提出,我們就要負起責任來,協助中共執政下去。

        1959年10月9日,國慶十周年紀念活動剛剛結束,李濟深因勞累過度在北京病逝,終年75歲。

        圖片.png

        位于廣西梧州的李濟深故居

        超碰97免费视频